公众号:mhealthu

情感与人际关系

为了相恋五年男友,我该放弃出国工作机会吗?

心理医生:张道龙

编    辑:刘金雨

【案例概览】

    来访者,女性,30岁左右,海外留学硕士,在外企做HR。目前有个去A国(某发达国家)工作的机会,时间不确定,确定的是来访者未来不打算留在A国。但男友不想与她分开,两人曾经在来访者去E国读书时分开了两年,这次不想再经历异地恋。两人也知道这是一次非常好的工作机会,因此非常纠结。

【咨询实录】

1.   张医生:你好,我是张医生,讲讲你的困扰吧!

2.   来访者:您好,我今天和我男朋友在一起呢。

3.   来访者男友:张医生,您好!我是L的男朋友,我们俩现在在一起。

4.   张医生:好的。

5.   来访者男友:我不知道今天的咨询是个什么样的程序。

6.   张医生:你的女朋友之前做过咨询,让她先讲讲她目前的困扰吧!

7.   来访者:是这样的,我们俩在一起已经挺长时间了,我现在有个机会到A国去工作,在未来两三个月内我就会过去,我们两个就会分隔两地。我们现在比较担心这种长距离该如何相处。

8.   张医生:你刚才说两个人在一起挺长时间了,挺长是多长?

9.   来访者男友:嗯,已经快五年了。

10.       张医生:嗯,我在问你女朋友,她为什么不讲话?不用你替她答,呵呵,一会你再补充。

11.       来访者:五年了。

12.       张医生:你这次要到A国来多长时间?

13.       来访者:没有固定的时间,我是公司内部的调动,我个人的想法是在那边工作两年左右的时间,目前没有在那边定居的打算。

14.       张医生:你男朋友不可能到A国去工作?

15.       来访者:对,他在国内一个创业型公司里,自己做,挺开心的。

16.       张医生:你去A国工作的机会是自己争取的,还是公司强制的?

17.       来访者:是我争取的,我得承认这在我的职业发展里是很重要的一个机会,尤其是在大环境不是那么乐观的情况下,我能争取到这样一个机会也是挺难得的。我等待这样的变化也有两年的时间了。

18.       张医生:但是你在申请这个机会之前,没想到这样的结果吗?他不能到A国去,而你主动申请去A国。

19.       来访者:这个事比较复杂,因为之前并不觉得这个事一定能成,之前也已经申请了两三次了,都没有成功,所以我也没觉得这个事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20.       张医生:但是人在做事之前,比如申请留学、申请工作肯定是会想到它有成功的可能,你在申请之前是希望不成功吗?

21.       来访者:不是的,其实之前我们的情况是有很多可能性的,他是最近才换到国内的创业型公司里,以前也是在一家外企,之前我们沟通过,如果我去了A国,他也可以到那边找工作,或者从当时的公司内部调动过去,所以,当时是觉得这个事情也是有可能的。

22.       张医生:但是你都是好不容易申请到,他去的可能性肯定也很小,A国公司从国内调动人员的可能性很小了,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呢?先不说他后来转到创业型公司,就是在你申请的时候,你能想出的他是怎么去A国呢?

23.       来访者:有几种可能性吧,如果是以伴侣的身份过去,他是可以到那边直接去找工作的。我承认是比较难,但也不是没有机会。

24.       张医生:你说的伴侣身份指的是婚姻了?

25.       来访者:对,肯定是有法律上承认的婚姻关系才行。

26.       张医生:你当时是想过以伴侣的身份,你们两也已经交往五年了,为什么现在不是伴侣了呢?

27.       来访者:您说的这个问题就是我刚才说的不好说的部分了。其实,我们俩曾经分开过一段时间,近期又重新在一起,依然在尝试解决我们关系中的各种问题。我们俩都对未来有一些不确定。

28.       张医生:对的,这是我刚才想问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交往这么长时间没有想好婚姻这个事。另外,我想问一下,你到A国来是做什么类型的工作?

29.       来访者:我是在互联网公司从事人力资源的工作。

30.       张医生:你是想到A国来学人力资源,之后还要回国去工作?

31.       来访者:嗯,对。

32.       张医生:A国的人力资源和国内的基本不是一回事,而且人力资源是相对比较宽泛的学科,不是具体的技术,你想到A国来学两年,但是最后还是要回国工作,是这样的吗?先不说你们两个关系的事情。

33.       来访者:是这样的,我现在在国内的服务对象也是A国那边的,我过去两年的情况是做着A国那边的事情,但是人在国内,所以我的生活非常不规律,必须要晚上工作,对我个人的健康和生活都不太好。所以公司那边也一直说可以让我到A国去,这样工作起来会更有效率,并不是我要去那边学一个只有A国有的东西,其实在国内的公司也是起步开始用的,只不过没有A国做得成熟。我觉得那边的东西其实是未来的趋势,未来国内的公司都是用得到的。

34.       张医生:对的,也就是说你去A国以后,英语和环境都可能会变好,但是并不是来学一个高精尖的技术,对吧?

35.       来访者:对,不是。

36.       张医生:好的,现在职业上的事我听懂了,也就是说是锦上添花的事,不是必须的,因为你曾经到国外拿过学位,不是没出来过。关于生活上,你这辈子是准备结婚、生子的对吧?

37.       来访者:我一定要生小孩的。

38.       张医生:好的。你是要婚姻、生小孩,不是要一辈子谈恋爱的,对吧?

39.       来访者:那肯定是。

40.       张医生:好的,大部分人是你这样想的,很正常的想法。你知道生小孩的话,第一胎是在35岁(医学统计年龄)之前风险比较低,这个清楚吗?

41.       来访者:呵呵,这个您上次就跟我谈到过。

42.       张医生:好的,你知道就好。你们俩的关系合合分分,在一起的时间多于分开的时间,如果你们的关系是由你来控制的话,你认为这段关系会走向婚姻的吗?有这种可能吗?或者是一半、一半的概率?

43.       来访者:一半、一半吧。

44.       张医生:如果由你来控制,他是将来作为你未来的伴侣、小孩父亲的角色吗?

45.       来访者:因为我之前一直在做咨询,您说的这个问题就是我希望我的咨询师帮我去理清的。我对这段关系不是太有信心,不知道是我对爱情的理解有误,还是没搞清楚这段关系究竟适不适合我。老师,我不知道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46.       张医生:你这样说把我说的更糊涂了,你还是得回答我的问题,我才能明白。假设对方是个机器人,都听你来指挥,想结婚就结婚,想生孩子就生孩子,你想要做什么?

47.       来访者:我不知道。

48.       张医生:都由你来控制,你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49.       来访者:对,这就是我现在没有办法决定的原因。

50.       张医生:如果就让你说一个原因的话,什么事使你定不下来呢?

51.       来访者:我觉得是我对自己的认识还不够,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

52.       张医生:好的,那我听懂了。现在由你男朋友来说吧,在你看来,这段关系进行了五年的时间,并没有往下一步走,但是你也没有放手,这是什么原因呢?了解一个人显然不需要五年的时间,一般半年到两年之间就可以了。假如这段关系是由你来控制,她变成机器人的话?

53.       来访者男友:如果她是机器人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结婚了吧。

54.       张医生:你觉得是准备好了,是这样的吧?

55.       来访者男友:对。

56.       张医生:在你看来,对方认为概率是一半是什么原因呢?

57.       来访者男友:嗯……这么说吧,在我们交往两三年的时候,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越到后来我越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我换个方式说吧,我比较看重她这个人比较有想象力,也很活泼,也比较有想法,这是我想跟她在一起的原因。我现在变得不大确定是因为我还不知道我能不能接受她其他的各种缺点。

58.       张医生:你是在交往两年的时候基本确定了,到了五年又糊涂了?

59.       来访者男友:对,因为我们交往两年,她第一次去E国的时候,她是碰到一个人就会讲她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人,但是现在她跟她的朋友们都否认我的存在。

60.       张医生:也就是说你的变化是因为她的变化而来的,你从内心是愿意跟她在一起的,从长期来讲,你愿意跟她在一起的成分多于她愿意跟你在一起的成分,是这样吗?

61.       来访者男友:我觉得是。

62.       张医生:好的,你这样讲我就能听懂。如果是绕着圈子,搞虚的就容易把医生也整糊涂了,把自己也整糊涂了。你女朋友的工作是在外企,又是从事人力资源的工作,这都比较稳定,而且比较适合女性,你现在到创业型公司,是做哪一类的创业?不需要特别具体的,属于哪个行业?

63.       来访者男友:移动互联网。

64.       张医生:你具体是做什么?负责技术、资源,还是什么?

65.       来访者男友:技术。

66.       张医生:现在的工作与你在原来的公司做的一样吗?还是不太一样?

67.       来访者男友:不太一样。

68.       张医生:你今年多大了?

69.       来访者男友:34岁了。

70.       张医生:到34岁的时候,突然做一个不太一样的工作,是什么原因?

71.       来访者男友:其实我在原来公司的时候,后两三年都是运用下班的时间来参与这边的工作的,只不过现在是把过去下班时间做的事情变成上班时间去做。

72.       张医生:说明你过去是长期准备这个事情,现在准备好了,对吧?

73.       来访者男友:嗯,碰到了一个机会,正好。

74.       张医生:创业公司一般有几个阶段了,天使投资阶段,A轮、B轮融资,上市……你现在的公司处于哪个阶段?

75.       来访者男友:A轮。

76.       张医生:有风投做支持,对吧?

77.       来访者男友:对,已经开始做A轮融资了,下半年就会决定。

78.       张医生:你现在有没有拿到A轮融资?

79.       来访者男友:还没有拿到。

80.       张医生:在同行业内,你们的公司能进入前几名?同类产品中在国内能做到第几?

81.       来访者男友:国内目前没有跟我们做一样东西的。

82.       张医生:哦,也就是有产品的独特性。你在公司里属于什么角色,创始人,核心成员,还是核心层以外的员工?

83.       来访者男友:核心成员。

84.       张医生:那你现在靠什么养活自己呢?没有A轮的融资。

85.       来访者男友:因为我们在推进A轮融资的事,所以我现在的工资比原来在外企的时候要高。

86.       张医生:生活上暂时是不愁的。

87.       来访者男友:对的。

88.       张医生:我听懂你女朋友要讨论什么问题,关于要不要来A国,你今天要跟我讨论什么问题?

89.       来访者男友:我是不太想她去A国的,但是我觉得这对她来讲又是很好的机会,我又担心她去了A国之后,我们俩的关系可能会没办法维系。

90.       张医生:那我听懂了,等于你也纠结了,是这样吧?

91.       来访者男友:对,对。

92.       张医生:你们俩还有其他问题吗?

93.       来访者男友:没有,我们现在的主要矛盾就是这个。

94.       张医生:好的。首先,你们俩的困扰明显是“美丽的困扰”,这是因为你们两个都是很优秀的年轻人。对于女孩子来讲,从事人力资源方面的工作特别适合,而且给A国工作,将来再跳槽去其他的企业都是没有问题的,因为A国的MBA已经超过一百年的历史,有关人力资源的想法、理念、方式都比较先进,在中国这样一个高速发展,但并不是十分确定的环境中,她有一个比较好的工作,这是好事。你在事业上也比较好,其一,你是技术方面的人才,哪怕是创业失败了,找饭碗没有问题,大不了做系统维护,或是到大学里教书,还可以返回同类的公司工作。因为你从事的是技术方面的工作,比较有保障,如果是靠人脉就比较麻烦了。其二,你的年龄比较合适,男士30出头创业没有问题,因为男人最值钱的年龄是45-55岁,互联网是比较有朝气的行业,大概35-45岁之间是黄金时期,所以再过两三年你很快就能知道自己是否适合创业。人力资源的行业更抗老,怎么也得到45岁,所以你们俩现在都处于事业的上升期,而且都属于后顾无忧的情况,“前途堪忧,后顾无忧”这是好事。第二,从表面上看,她的问题是不知道要不要来A国,你的问题是交往两年的时候确定要娶她,但是现在整糊涂了。但是在我看来你们两个人并不是表面上的这些问题,你们俩的问题是,其一,要回答自己,到底要不要结婚,看起来你们两个都是要婚姻的,如果一个人想结婚,另一个人只想谈恋爱,这比较麻烦;其二,在你们现在这个年龄阶段,你们彼此的关系是否是第一重要的事情,你们俩在这一点上都支支吾吾,显然不是最重要的,一个忙于创业,一个忙于事业提高。当年去E国进修,现在想来A国工作,当年没认为关系是最重要的,现在仍然不是。所以,这个事就需要慢慢想明白。其三,更麻烦的是,不清楚对方是不是自己唯一想要的,好像最好是对方,但是她一变心,你也就有了变化,并没有“死缠烂打”找对方,而对方也讲只是一半的概率。你们现在所有的困扰都是因为第二和第三个问题,更严重的是第三个问题。当你们认定对方是彼此的唯一的时候,事情就好办了。如果女孩认定对方是自己的唯一,非这个男孩不嫁的话,那她就不会申请去A国这个事了,如果男孩认定女孩是自己的唯一,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去A国。人生中,毫无疑问,关系、事业和健康都很重要。但到了某一个阶段,比如30左右的时候,关系就变得更重要,得抓紧时间找一个答案,而事业也恰恰需要在这个阶段腾飞,到了50岁以上,健康的问题又会变得越来越突出。你们俩现在的阶段,健康的问题还考虑得相对小,事业和家庭是重点考虑的。

95.       来访者:嗯。

96.       张医生:很明显,你们现在没有把家庭放在第一位,即使考虑到要结婚、生子,也没有想明白对方是否是自己的唯一,那后面的这些事情就都会乱套了。当这两个问题有答案以后,关于要不要去A国的问题自然也就有答案了,根本就不需要讨论了。刚才我用最极端的问题问你们,假设对方是机器人的情况下,你都搞不清楚答案,那面对大活人,不是更麻烦了嘛!人是受时间、地点、条件变化的,当遇到更合适的人选,或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容易夜长梦多了。所以,首先要讨论的不是来不来A国,是否创业的问题,而是你们俩现在最需要的是彼此的关系吗?是不是要对方?这两个问题都不是要跟医生讨论,是你们俩回去要讨论的,要扪心自问的,医生的作用是帮助你们理清哪些事是最重要的。当事业和潜在的家庭发生冲突的时候,谁要为谁让路,你们两个理清楚,达成了协议之后,关于怎么来A国,创业上的事情怎么办等,这些都是技术上的问题了,都有时间可以去准备。这样讨论清楚吗?

97.       来访者男友:明白!

98.       张医生:对的,所以你俩的问题不是跟医生讨论,而是两个人回去冷静地讨论。一般来讲,两个人谈恋爱或是同居的时间在半年到两年左右为宜,时间过长就会越整越糊涂,别人在讨论结婚、教育孩子的问题的时候,你们还在讨论第一个阶段的问题,毕竟人们都不需要在成为婚恋专家之后再结婚。一般人整到第五年都会糊涂了,如果原来就没想明白,之后就会越整越不明白,到最后就变成测评和讨论参数了。

99.       来访者:我俩现在已经过了两年的最合适的时机了,我们也尝试着去讨论,但是讨论半天也讨论不明白。

100.   张医生:是,现在不是一味讨论的时候了,是该做决定的时候了。因为你做了第一个决定,才能做第二、第三个决定,不能倒过来。恋爱就是一个过渡阶段,这个阶段太长就变成现在这种混沌的状态,不仅你们俩糊涂了,把心理医生都搞糊涂了。结婚、做父母都是个状态,但恋爱只是个过渡阶段,把恋爱和婚姻混淆了就会糊涂了。现在要回到你们交往两年的状态,问问自己和对方都要做什么,然后再去决定后面的事该怎么做。我并不是要你们今天晚上或是明天就得决定,但差不多在一个月到几个月内就要做决定,因为你们已经谈了五年了。就像你们在厨房里买了很多食材,鸡肉、牛肉,三天不做就变成臭肉了,也不能永远放冰箱里,那不成了“僵尸肉”了嘛。当你们把上面说的三个问题讨论清楚,第一,要不要结婚,第二,目前关系的事是不是最重要的,第三,要不要跟对方结婚,如果决定了,就要因此改变很多事,创业的进程,去国外工作的事,每个人都会为这个决定付出代价,所以都要严肃地讨论。

101.   来访者:现在我们就属于无法做决定的状态,我也想问问您,不是要您来告诉我决定是什么,而是告诉我们哪些因素可以促成我们做决定,是不是还有哪些因素是我们没有谈到的。

102.   张医生:对的,我觉得你们都谈到的,但似乎还缺少什么东西。

103.   来访者:对!

104.   张医生:这个男人身上缺少什么让你难以做决定,而你的身上也让对方发现了什么,让对方变得犹豫了。一般来讲,两性关系是通过三件事来思考和做决定。第一,生物本能。当你看到对方就想和他如胶似漆,毫无疑问,这个人身上有你想要的生物学因素。举例子讲,假设一个女孩子个子矮,找了一个个子高的男孩,很吸引她,就很容易做决定。激情很多时候能让人快速做决定,有的见了一面就想嫁给他。因为人是动物的一种,几乎一半的因素都是跟生物因素有关。第二,因为人是高级动物,还存在着价值观的问题。如果一个人总想助人、做慈善,另一个人坚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会很麻烦。价值观包括宗教信仰、做事的态度,如何去赚钱,等等。第三,即便前两个因素都有了,但是人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的,两人在一起以后生活上是否有保障,就涉及到经济能力的事情。这个能力肯定跟你的消费观、财富观挂钩,有的人觉得月薪一万很满足,有的人可能嗤之以鼻。有的人认为吃饱穿暖就可以,有的人永远觉得少一块钱。这就是在讲,你对对方挣钱养家的能力是否满意,是否还有潜在的成长空间。反过来,对方是希望你拿出更多的时间照顾家,还是接受职业女性的状态。如果这三方面问题,你的回答都是“YES!”,一般需要30秒就能做出决定,如果是一个“YES”,几个“NO”,当然就麻烦了。

105.   来访者:我觉得您刚才分析得特别好。第一,关于生理反应方面,我得承认我们两个更多的是像朋友,在一开始的时候,在这方面的吸引就不是特别强烈。我们在一起特别像是生活上的队友。第二,在价值观上,我们基本差不多,没有特别大的差异。第三,从赚钱能力来说,我对养活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我也没指望着一味依靠对方,但是如果对方有提升的空间,能够更好的话,那我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我对他没有更高的要求,也没想着谁来养活我,但是如果他能让我们的生活品质更好的话,那当然更好。如果从“YES”和“NO”来判定的话,第一个也许是“NO”,第二个基本上是“YES”,第三个一半“YES”,一半“NO”,或者是“YES”多一点。

106.   张医生:你现在等于是自己回答自己了,回去之后接着按照这个思路讨论就可以了。后面还会有一些其他的问题,比如家庭是否支持,什么时候生孩子等,这些问题中肯定是“YES”越多,越好了。正因为这三个问题里,你有一半的“YES”,一半“NO”,才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你的男朋友肯定也是这样,如果三个都是“YES”,早就死缠烂打了。

107.   来访者:这三个问题都得是“YES”才能做决定吗?还是只要“YES”多于“NO”就可以了?我也不知道到什么程度就可以了呀。

108.   张医生:不是,它是一种自然反应,看到这个人就知道是我想要的,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一见钟情本身是不存在的,它背后还是源于人们脑子里原有的喜好和框架。就像一个东北人初次到意大利就喜欢上那里的意大利面,并不因为他了解意大利的美食,而是吃那里的面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就会喜欢。我刚才跟你讨论的是做决定的基本面,但不是每个人谈恋爱的时候都拿一个表去测量对方。人在越年轻的时候,靠的越是本能的反应,年龄越大,就越容易分析对方,而开始逐渐失去那种本能的反应。就像乔丹,记者采访他为什么是最伟大的篮球运动员,他讲每次拿着球,跳起来的时候就会审视全场,快速反应到底是自己投球概率高,还是传给空位的队员,或是造成对方犯规,罚球的概率最高,但他并不是每次跳起来的时候都要这样想一遍,而是自然地就会出现这种本能的反应。每次决定的时候,实际上这些因素都综合考虑进去了,而且他说的这几件事,普通的队员也都知道啊,而伟大与普通的区别就是在于那千钧一发的瞬间,他做正确的决定的概率比别人高。婚恋的事情也是一样,并非理性地分析,但是刚才在讨论中帮你理清了你现在之所以不能做决定的原因,你回去还得接着讨论这三方面该怎么办,对方也是一样。但这不是数学题,并不是“NO”就不好,“YES”多就可以,有的人只要有生理反应,其他的都不管了,而有的人极其看重价值观。你刚才说的都是比较稀里糊涂的状态,说起赚钱的能力,一方面说自己也能养活自己,另一方面又说对方还是挣得多更好,这样讨论都不清楚的。类似“他必须比我赚的多”或是“他能赚钱,我就不用工作了”,这样才是比较明确的。看起来除了价值观,你认为你们大致一样,其他的答案都是模模糊糊的,对方可能也是这样的。总之,双方持反对意见的地方越多越麻烦,但至于一个“YES”能顶上几个“NO”,什么事“YES”更重要,那是你们自己才知道的,别人不会知道。举个例子,你刚才说到性吸引的事,有的无性婚姻也挺好,有的家庭领养个孩子也不错,我刚才只是跟你讲,一般情况下,有一半的成分跟这个有关,因为都是年轻人嘛,30岁以下的人都是和这个因素关系很大,60岁以上的人结婚就不一样的,更关注健康的问题。同样是性,它本身可能是决定因素,也可能是参考因素,但是婚姻、恋爱都是和性有关,越年轻的时候占的比重越重,而不同的人又有不同的看法,这是你们俩需要去讨论的。按照这个思路就比较太容易讨论出结果,五年没有讨论清楚的不需要急于五天内搞清楚,但一般也不会超过几个月,这样清楚吧?

109.   来访者:清楚。

110.   张医生:好的,今天回答你们想讨论的问题了吗?

111.   来访者男友:嗯。

112.   来访者:回答了,谢谢!

113.   张医生:没问题,如果在讨论中有新的问题,需要做咨询可以再跟我们联系,好吗?

114.   来访者男友:好的,谢谢!

115.   来访者:好,谢谢!

116.   张医生:不客气,再见!

【张医生点评】

本案例中的来访者及男友都没有达到DSM-5中任何一个疾病的诊断标准,但是他们两个人的困扰是非常真实的,其中涉及两个人的关系问题,以及与之相关的事业机会选择的问题。在中国,大体上来讲,所有的咨询案例中,情场咨询占25%,职场咨询占25%,亲子咨询占25%,当然有不少案例可能涉及不止一方面的困扰,很多时候是综合的,因为这三方面的问题在实际生活中本身就是互相影响,难以分割的。从这个角度看,本案例特别适合咨询师和心理学工作者从中体会在心理咨询中语言的魅力与艺术,咨询本身的魅力与艺术,也特别适合学习案例中涉及的短程认知行为疗法(CBT)、动机面询、短程家庭治疗这样的重要的短程心理咨询技术。

首先,咨询师如何做到价值中立。在咨询中做到价值中立是几乎每一位初学者、甚至是有些经验的心理咨询师需要面对的难题。本案例中的这对来访者涉及到要不要结婚、要不要选择现在的对象结婚,要不要出国工作等现实问题,且每一个问题都涉及到双方的利益,而非一方。这种时候,如果咨询师一旦将自己个人对婚姻、出国工作、创业等问题的价值观带入咨询中,或者把对来访者的个人看法和评判带入到咨询中,都将使咨询偏离正轨,而使自己从咨询师变成道德的评判师、教育者或是其他。相反,本案例中,咨询师一方面抱着未知(Not   Knowing)的心态,询问来访者双方对于婚姻和事业的打算、态度,另一方面,在帮助来访者双方解开目前困境的时候,不论是探讨该如何判断对方是否是自己要找的结婚对象,还是探讨家庭与婚姻的平衡问题时,都是从双方的年龄、拥有的资源,以及婚恋走向的普遍规律(如,一般恋爱和同居的时间为半年到两年左右为宜,这是经过行为科学证明的),人们在不同生命阶段的不同需求,不同的人对婚恋的需求不同等客观规律和方法来讨论,其中每一条都不是咨询师个人的观念和想法。除此以外,因为心理咨询师这样特殊的行业要求咨询师本人在平时的生活中,在对于事物的看法上,如性、恋爱、婚姻、同性恋等问题上,最好能有一个比较开放的心态和观念,而非是某一种想法的卫道士,或是道德的评判官,否则将很难为更多、更广泛的人群提供咨询服务。总之,咨询师可以有个人的评判和观念,但是在咨询中应尽量不把这种个人的观念带入咨询中,而是客观评估,引导来访者,避免直接给来访者建议,或是替来访者做决定。

其次,认知行为疗法(CBT)。来访者双方今天的困扰与他们在几年前的认知和理念有关,咨询师帮助他们理清该如何解开目前困扰的思路,即思考清楚是否要结婚,婚姻关系是否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对方是否是自己要选择的结婚对象,顺着这样的思路思考,才能找到现实问题的答案。在此过程中,关于来访者要不要出国,要不要创业,双方关系等问题上运用认知行为疗法中制订治疗计划、布置家庭作业、分析优缺点等具体方法帮助来访者分析和讨论。(有关CBT的理论介绍和具体应用请参见本次督导报告的理论部分,也可参见《整合式短程心理咨询》一书的相应章节。

再次,短程家庭治疗和动机面询。本案例中的一对来访者,他们自身都是比较优秀的年轻人,而他们的的困扰皆与双方的关系高度相关,今天的咨询也是短程家庭治疗的一个很好的示范。咨询师治疗的焦点在于:迅速找到家庭矛盾的核心问题,或是近期冲突的主要原因,针对核心问题或主要冲突给予具体解决方案。另外,咨询师还通过最佳生育年龄,不同的生命阶段的需求不同等方面调动来访者双方合理时间内理清彼此关系的动机,此为动机面询。(更多理论讲授和案例示范也可参见《整合式短程心理咨询》一书中的相应章节。)



返回顶部